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中国武当网 首页 武当文化 查看内容

从玉虚派的修炼探讨神仙之源

2016-5-22 13:1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142| 评论: 0|原作者: 中国武当网|来自: 中国武当网

摘要: 翻开道史,我们不妨追溯到殷商时期。那时,民间就有了对日月星辰的崇拜。同时,也出现了术士之说。特别是“元始天尊”在聚仙台上的说法,通过广成子的记载,黄石公的整理,独狐肪的重抄,已流传于世。(见王梅生老仙 ...
翻开道史,我们不妨追溯到殷商时期。那时,民间就有了对日月星辰的崇拜。同时,也出现了术士之说。特别是“元始天尊”在聚仙台上的说法,通过广成子的记载,黄石公的整理,独狐肪的重抄,已流传于世。(见王梅生老仙长手本《仙缘录》)
  对于“神仙”的形成,不仅在民间,而且在道教界也有诸多说法。本文仅就玉虚派的修炼方式,来探索一下“神仙”之来源。
  “玉虚派”形成于殷代,当时并不叫“玉虚派”,而是一个以“气”为修炼对象的独立门户。据王梅生老仙长在《仙缘录》中的记载,玉虚门下第二代弟子广成子道成后,上北昆仑拜殷玄翁为师。广成子刚刚跪下,忽觉神翁头上光环闪闪,瑞气四射。广成子大惊曰:“吾师何以‘红日相护’?”,神翁笑曰:“非也!此乃龙虎之弦而成矣。”,广成子惊曰:“日月之精而成,阴阳灵气相护,实乃‘天尊’!天之尊奉吾师也!”忽又大悟曰:“天尊!天尊!天地之尊也!”
  后来修道的人们得知此事,无不感到震惊。因此,众仙遂往北昆仑,敬拜殷玄翁为“元始天尊”。这样一来,也就有了后来的“万仙朝圣”以及“玉虚歌”,这个典故便是“万仙朝圣”和“玉虚歌”的由来。但“玉虚派”却是以“玉虚令”为行使,是不唱玉虚歌的。
  不过在玉虚派的传承上,从第三代至第七代都是“书遇有缘人”而隔世相传的。(见王梅生老仙长手本《仙缘录》)
  遗憾的是:得到王梅生老仙长真传的“玉虚派”第八代传人,由于某种原因,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,将仙长所传之书全部付与了祝融氏。
  玉虚派从广成子起,至第五代,并不叫“玉虚派”,而自称“玉虚门下”。直到第六代韩成老仙长遇缘,道之初成后在甘肃建立“玉虚宫”,收下门徒二十四人而创立“玉虚派”。并修下“玉虚谱系”:“大道通天宇,三幽子习恒,功极勘北斗,龙虎动双星……”
  “玉虚派”在当时也是一个内外兼修的门派,但立派不到六年,正值明崇祯罹难,清兵入关,仙长义无反顾,毅然率门下入关内、下江南、卫扬州、护嘉定、闹京城、刺皇宫,几经生死。然而,事与愿违,“玉虚宫”被清兵所焚,门徒几尽,后虽存二三人,但也不知去向。
  老仙长自恨道未大成,无法抗衡天命,后经再三考虑,隐于四明猎居而潜心修真。老仙长在抗清中亲见门徒的惨死,心灵上带来了莫大的悲哀(老仙长在自序中也只略谈了一下自己),在“秘录”中也弃去了武功一道,只将炼“气”之道传于后世——“书遇有缘人”。(见王梅生老仙长手本《仙缘录》)因此,“玉虚派”在道教中刚露面,又几近绝迹。
  “玉虚派”是一个修炼“三魂,七魄”的门派,它的追求是以“真我”来代替“假我”。“真我”者,人之灵魂。“假我”者,人之肉体。也就是说,“假我”出于“先天”的限制,人们无法完全改造它,只能以“后天”(即真我)去解除“先天”的限制,来创造第二个自己而达到生命的永恒。
  知已知彼,百战不殆。韩成老仙长在《玉虚秘录》中特别提示门下,在未炼“三魂、七魄”之前,必须先炼好一切应用“器械”来作为防身之用。否则,终将“大道”难成。
  “玉虚派”有一句口头语:“炼精不炼魂,神仙作不成”,也就是说,从“元始天尊”至第七代都是修炼“三魂”,以“真我”而成“神”的。三魂即“神魂”、“形魂”和“气魂”。七魄即“……忧魄、思魄。”
  王梅生老仙长在《外婴真经?摘要》中谈到:“三魂”对于人来说,是三个若离若附的“灵体”,而“七魄”又更加散漫无章,如果将“三魂”归成一体,将“七魄”附于人身,从客观上来说,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也许人们会认为这是一种无稽之谈。然而,世界上的万事万物,有些是不能以“常理”而论的。“玉虚派”不但开辟了一条“成神”、“成仙”之路,而且还是一条“捷径”。
  “玉虚派”炼功时左手竖掌,右手虚托于下丹田。身坐“伏羲”卦内,面向东方偏南三分。在未入坐之前,口中念动:“足踏乾卦开天门、坤卦闭地府、巽木参天地、艮卦作长城、坎卦涌波浪、离宫架火焚、震雷生劈雳、兑卦统雄兵;左踏三元分太极,右踏三元天地人北斗,天剑插地,诸神退缩,如律令”(见韩成老仙长《玉虚秘录》)。贫道认为:有《外婴真经》而无《玉虚秘录》大道难成,有《玉虚秘录》而无《外婴真经》,同样难成大道。
  念完口诀,再以“真语”催动使本来在人身后略呈三角形,远者三丈左右,近者一丈有余的“三魂”,慢慢地互相靠拢;又使无章的“七魄”,一个一个地附到人身上。最后,使“三魂”成为一个无瑕的整体,也就成了“外婴”。
  “外婴”可大可小。大如人身,小如指甲。(见韩成老仙长《外婴真经》重书)
  “外婴”炼成后,将他纳入“泥丸宫”内,以丹田之气慢慢地贯注,而炼成“真我”。
  “真我”即人们所说的“元神”,也就是“玉虚派”所说的第二个自己。
  “真我”出泥丸,上通天宇,下达幽冥,中撼万物,也就成了一个不生不灭——未来的“神仙”。有诗为证:气随念动,念助气行,灵随气出;上通天宇,下达幽冥,中撼万物;神乎?仙乎?道在其中矣!(王梅生老仙长《神仙总论》)
  谈到这里,千万不要误认为“真我”炼成后,“假我”就会“羽化”。“假我”不但不会“羽化”,而且还会增长寿命。
  当然,“神仙”也不是一说就成的事,他是通过艰苦的修炼与测试而得来的。如韩成老仙长在《玉虚秘录?论道篇》中所言:“大凡修真之人在‘真我’炼成后,必须去检验他的功力。让‘真我’进‘宫、殿’,受八方香火,占‘神台’,受万众朝拜。如‘真我’不被神赶出,证明道之初成。”
  韩成老仙长的这段话,说来容易,但要去做到,这就要看自己真正的道行了。
  “真我”在初出“泥丸宫”之时,形如木偶,须得“假我”的指挥。但通过气贯“天门”,以精元补足后,他不但不形如木偶,而且行动与胆量还胜“假我”百倍,甚至千倍。就是思维与情感,也只略低于“假我”。
  谈到这里,根据王梅生老仙长在《外婴真经?摘要》中所提到的“如突然发觉涌泉穴酸麻,这时,‘真我’已自行脱离‘假我’的控制,自由放任。必须以‘囟门’查明后马上收回。
  “囟门”又叫“顶门”。它是在未炼“三魂”之前用内气冲开的。
  “囟门”是一个收摄外界信息而反映到大脑中来的感觉穴位。也就是说,大凡修炼之人,须得以内气冲开“囟门”、“命宫”、“玉枕”等三个穴位,来作为防身之道,以便于不受外魔的愚弄与侵害。
  查明“真我”之后,启开“天庭穴”(百会穴),用“泥丸宫”收回。不过,这里指的是在一般情况下,如果“真我”被外魔或者其它凶神恶煞扣押,则以精补气救回,或者以“气”贯“魄”救回“真我”。当然,这就得散开“七魄”而炼之。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是不能散开七魄的。如遇上“五方五帝”,就更麻烦了。须得以“劳宫穴”催动“诛神剑”,口中念动:“……倘若有神来作对,取下头挂斩神台……”来救回“真我”。所以玉虚派在未炼“三魂”之前,须得炼好“器械”的原因也就在这里。
  “玉虚派”不在生死攸关的情况下,是不动用“玉虚令”的。“玉虚令”是元始天尊的令旗,“见令如见元始天尊,令到如元始天尊亲临”(韩成老仙长重书《玉虚派秘录第二卷?广成子论道》)
  “合籍双修”,也是“玉虚派”的一种修炼方式。但不在单独修炼的范围之内,而是一种“夫妻双修”的方法。不过,“合籍双修”并不是人们所说的通过男女交媾的房中术而达到“成神”、“成仙”的。韩成老仙长在《外婴真经》中所展示的图像是以阴导阳、以阳导阴、以任脉导督脉、以督脉导任脉而达到相辅相成;再以左阳右阴、左阴右阳、劳宫相对,运龙虎调提之功,斗、极交换之气……而达到成“神”成“仙”的。不过,尚有一条规定:“非处女莫娶”。也就是说,最好不要娶曾经结过婚的女子来进行双双修炼。
  “玉虚派”门下通过争战救回“真我”,在道之初成后又精进了一层。
  更上一层楼,则如人们常说的“魂归道山”。但这里所说的道山并不是人死后“魂归道山”,而是将道山作为修炼的尺码,来衡量自己。
  道山分为“小道山”、“中道山”、“大道山”。小道山有七十二道盘山路,中道山有一百零八道,大道山有三千六百道。“道山仰止勤为足,仙境凌霄炼作梯。”(见韩成老仙长《外婴真经》)
  成神、成仙,是每个道家的追求,玉虚派也同样如此。他们不管阴睛雨雪,每夜子时身坐云床,两腿交错,手抱太极,面对正北,吸取“北极”之气,时不间断。子时应以晚十二点为中心。如炼半个钟头,须以十一点四十五分开始,至十二点一十五分收功,便于阴转阳。
  炼功时以精气下沉,浊气上升为留泄。精气如丝线那般细小,含微冷,但进入下丹田后转温。
  “精气”直下,转“尾脊”沿“督脉”上升至“百会”,转“任脉”直下“下丹田”,而“小周天”自通,这叫顺行;如“精气”从“下丹田”上升至“百会”,沿“督脉”直下“尾脊”,转“任脉”上升至“下丹田”,叫“逆行”。逆行是用来检验“小周天”是否已通。
  为了证实是否采来“星、斗”之气,王梅生老仙长在《外婴真经?摘要》中提示修真之人,不妨让“舌头”来证明一下:如果“舌尖”出现“麻、辣”,证实将气采回,“任脉”已通。如果“舌尖”不麻不辣,那么只能付之一笑了。
  “玉虚派”有一条较严的规定:门下在炼功时,不准借助任何“神”与“仙”的帮助,同样也包括本门师长在内,谨防外界邪魔冒充,或引入邪道。如出现某某图像,哪怕是至高无上的“神”与“仙”,都得以阴阳剑诛之。(韩成老仙长重书《玉虚派秘录第二卷?广成子论道》)也就是说,在道未大成前,怀疑一切,诛杀一切。
  这样一来,也许人们会误认为“玉虚派”狂妄自大,目无余子。所以贫道不得不说明一下,“玉虚派”除了在炼功时不允许任何“神”与“仙”靠近身边外,平时,不但尊神敬神,见了神也是三拜九叩首的。
  “假我”的功力精进一层,“真我”在小道山也就上升一圈。“假我”的功力达到登峰后,继而以“中道山”来作为修炼的尺码。
  “守三幽、拢繁星,外照法体、内下丹田、中饮罡煞,其易乎?其难乎?意坚方成大罗!”(见韩成老仙长《玉虚秘录》重书),在炼功的时间上不得超过二十四息。
  “玉虚派”虽然没有“坤道”,但也提到了修炼的方式。坤道在未炼“三魂七魄”之前,必须先斩断“赤龙”,方可修炼“真我”,如不然,终将“大道”难成。斩断赤龙须得从“将台”吸气而炼之。同时,在赤龙行潮之时,不可进入神堂“谒祖”。
  但“玉虚派”却认为“乾道”千万不可斩断“白虎”。“白虎”不但可以补足精力之充沛,而且到了一定时候,还须用它来补“魄”,作为“人神合一”的妙用。但千万不可误将“人神合一”与“天人合一”混为一谈。人者,“假我”也;神者,“真我”也。
  “人神合一”,它是以“阳”助“阴”,以“气”助“神”。这样一来,也就形成了人们所说的“大睡三千”、“小睡八百”之说。(见王梅生老仙长《外婴真经?摘要》)
  “假我”在以“中道山”作为尺码而达到登峰后,又开始向“大道山”挑战了——“云绕霞飞,难仰仙山绝顶;气提神动,原为尘世平峰。”(见韩成老仙长《外婴真经》)
  “大道山”如笔竖中天,云雾绕山腰,用现代语言形容即是“倒插银河系”。但世间无难事,只怕男儿心不全。“假我”缠脚而坐,左手掌心向上,放在左腿。右手掌心向下,放在右腿。如此隔天而换之。再以“开一穴”闭“五十六宫”为生,而吸取“三星”之气,又以“颠倒”阴阳之气而贯注……同时,在饮食方面也要注意,必须做到“荤素”兼食,以免中气不足,而阻碍修炼(王梅生老仙长手本《神仙总论?食篇》)。
  谈到这里,韩成老仙长在《外婴真经》重书中着重提醒的是:“大道山”顶上有伏羲“镇魔”之印,凡修炼之人如功力达到登峰后,千万不可妄动其印,如妄动其印,魔出作乱,同样也给自己带来无妄之灾。
  “玉虚派”追求的是以“真我”来代替“假我”。“真我”在“假我”的催动下,登上“大道山”后,也就成了超越凡尘、不生不灭、来无影去无踪的“仙”了。
  尽管“真我”已成“仙”,但必须去控制它,不能让它成为一个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的“仙”。不然的话,一百二十天后,“假我”就会“羽化”。换句话说,“真我”离开“假我”只能在八九七十二天之内,如超过七十三天,没有“玉虚令”就很难收回。(王梅生老仙长《外婴真经?摘要》)
  "游罢西湖又桂林,归来美酒尚余馨。只缘悟得玄门理,胜过山家诵万经。"这首诗只是贫道对“仙”的羡慕而发自内心的感慨而已。然而,尽管“仙”在人们的心目中已达到高不可测,但它还是不能与“神”相比。“神”是超越自然界而威镇万物的至高无上者。当然,这里指的是“尊神”而不是“俗神”、“人鬼神”,更不是万物为之的“神”。
  “尊神”是通过在“大道山”道之大成后,进一步修炼而达到的。但“尊神”又分为数等,除“元始天尊”夺破“混沌”而居“清微天”之外,其它“尊神”都是以“修炼”而定,分居在“九宫十八殿”,掌握天地之运行。所以说,“仙”是不能与“神”相比的。
  贫道所说的“神仙”二字,是指人所修炼而成的“神”与“仙”,而并非其它万物。如飞禽走兽、虫蛇龟蚌、山石古树等得道的“神仙”。
  学道容易,“悟”道难。但世间无难事,如果修炼之人排除一切杂念,无欲无为,是能成“神”、成“仙”的。但话又说回来,如果没有明师的指点和传授,任你再聪明的人,又从哪里去“修”、去“悟”啊!
  “玉虚派”在修炼时,是比较注意炼功场所的。在有龙、虎、狮、象等地脉之气,与“阴浊”之气的地方是不能炼功的,以免落入“鬼仙”或“妖仙”之类。
  惟南有“箕”,惟北有“斗”,这句话是对“真我”而论的。也就是说,不管“大道山”也好,“小道山”也好,“真我”登峰后,还得借“箕、斗”而炼之。(韩成老仙长《玉虚秘录》)
  为了上“清微天”谒祖,玉虚派门下在“真我”成仙后,调虎白、提龙弦,再以二十四气辅佐,通过“任、督”二脉的交错运行而打通“丹道周天”。
  “丹道周天”是炼成“光环”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程序,在炼时稍有不慎,就会造成下肢瘫痪。如按现代程序,须得有医务人员在侧,方可炼之。
  “颠倒阴阳”,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,成了一句惯用词。“玉虚派”却正好借用它,在“丹道周天”炼成后,以“真语”催动阴阳二气倒转而炼之。
  “……龙虎相依,而生‘光环’。”
  “……龙骑虎背而出,万物沐浴。”
  “……双剑齐出,而破‘混沌’。”
  “……倒踏阴阳之气,而上‘清微天’谒祖。”
  夺天地之造化,成不生不灭之永恒,道之最后大成,“真我”也就成“神”了。
  后记
  贫道既不是大炼师,更不是大神仙家,与诸君一样只是一个对修真的爱好者。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仙,贫道不得而知;人是否能修炼成神,贫道更不得而知。虽然贫道少年修真拜在玉虚派第七代掌教王梅生老仙长门下从事“仙学”数年,但刚如小儿学步,却迎来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期的一场大横扫,也就将其所学抛之脑后,今天与诸君共探仙源,也只不过是回忆当年吾师对神仙来源的陈述及参修诸书而成此文。也就是说,只能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谈而已。同时,贫道衷心希望诸君千万莫存门户之见、评长论短。修真之中是没有泰斗的,不管任何门派任何功法,既有他的长处,同样也有他的短处,既有其短处,同样也有其独特之长。我们要相互间取长补短而达到道之大成,最后祝愿诸君在道成神,在释成佛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Archiver|手机版| 中国武当网

Copyright © 2006-2018 Wudang.la 鄂公网安备 42030402000133号 (中国武当网)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( 鄂ICP备10015027号 )

回顶部